虽然官方尚未给出他的落马与此爱好有关
2020-06-14 18:0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根据中纪委公布的调查结果,倪发科疯狂收受的大量玉石,价值占其受贿总额的近八成。其实,像倪发科这样以贵重艺术品、文物藏品为受贿来源的腐败行为近年来并不少见。如,被判处死刑的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,其收受的贿赂物包括字画、玉器等。

近年查处的各类官员,大多有这样那样的“爱好”,从玉石瓷器、字画古董,再到摄影,各类兴趣爱好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们的腐败清单里。“雅好”演变成“雅贿”。

记者昨天在四惠东站的八通线站台上看到,通往四惠方向的南侧挂有10多幅广告灯箱,包括秦玉海的四幅作品“水墨云台”,其中东端挂着两幅他的作品,最西端挂有另外两幅,并且这两幅是紧挨着悬挂的。

上午,大望路地铁站内的秦玉海摄影作品已被更换成京城美景 摄/法制晚报记者 洪煜

在询问了站点负责人后得知,灯箱是在末班车停运后,大概是晚上12点后被撤掉的。因为上晚班的值班工作人员已经下班,所以撤掉灯箱时的现场情况并不清楚。

上午,记者在四惠东、大望路、建国门等站点看见,原来悬挂秦玉海“水墨云台”作品的地方已经换为其他作品。截至记者发稿,因施工时间原因,只剩下一个站点的作品没有拆除,后续也将拆除。

今天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位于朝阳区的地铁四惠东站,这里是北京地铁一号线与八通线的换乘车站。

专家指出,在不正之风的暗示下,一些官员产生沉重的焦虑感、迷茫感和无力感,把升迁的希望寄托在宁可信其有、不可信其无的鬼神身上。

落马官员、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在赤峰市任市长的6年间,涉嫌敛钱财约3200万元。有关部门对徐国元开始初查时,他一边编造虚假事实,一边向外转移藏匿财产。甚至把赃款运至云南的一座寺院里,密码箱的钥匙藏匿在佛像耳朵里。

根据媒体公开报道,法晚记者盘点了多名落马官员,发现他们的特殊爱好有书法、发明、写作、摄影等,甚至还有热衷杀猪的。其中,爱好书法、题字的最多。

今天上午,记者从北京地铁公司获悉,因为白天要保障正常运营,拆除工作只能在夜间进行。记者了解到,昨晚,地铁运营结束后,就有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前来拆除作品,凌晨一点多仍在忙碌。

随着河南省人大副主任秦玉海的落马,其在北京各地铁站的多幅云台风光的摄影作品也备受关注。昨日,北京地铁方面表示,将撤除悬挂在灯箱内的秦玉海摄影作品。

事实上,2008年的《国务院工作规则》即规定,“国务院领导同志不为部门和地方的会议活动等发贺信、贺电,不题词”,2012年12月中央出台的“八项规定”更是严格了“不题词、题字”的要求。

按照惯例,高官落马后常伴随着“去除印记”行动。与秦玉海作品被撤的情形相同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,随着官员的“落马”,关于其墨宝、作品的去留而引发的尴尬并不鲜见。

竹立家说,不管是现任还是离退休官员,题词、题字都应该加强规范管理。

2009年落马的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也是个书法爱好者。在当年的“广东省古村落”评选活动中,当时位高权重的陈绍基被力邀题词,但在举行揭匾仪式时,陈已经落马,各地忙不迭地去除“陈氏墨迹”。

记者今天再次来到四惠东站时,发现这四幅灯箱的广告已不见踪影,在这四个位置挂着的广告,名为“京城美景”的宣传图片。四惠东站的客流量很大,在早高峰时间,记者随机询问了几位乘客,均表示因为在2号线的多处站点都看到过,所以对“水墨云台”的灯箱印象深刻,但是并没有留意地铁内的广告已经被换掉了。

一些官员之所以喜欢舞文弄墨,除了作秀、炫耀成分,往往还牵涉到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。除了不菲“润笔费”外,还有更为隐蔽的“雅贿”。

2003年,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在担任省委常委后,专门找人在房间里设计了佛龛,供奉泥佛、瓷佛、金佛,从早到晚香火不断。在有关部门对其问题进行初核时,韩桂芝每天呆在家里烧香拜佛,祈求保佑。

此前落马的海南副省级官员谭力,他与秦玉海一样也热衷摄影,其拍摄的风景照曾被制成各种明信片。据绵阳市官场知情人士透露,谭力爱好古玩、字画,托他办事,他一般不直接收金钱,而是接受“雅贿”。

有媒体统计,近年落马的官员中,几乎100%涉及到“官商勾结”。官员为商人“服务”的途径多种多样,通过亲属、情人进行利益输送也相对安全。随着艺术品价值的持续走高,走“雅贿”路线受到部分官商追捧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做的《我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质调查分析报告》也显示,不少公务员具有迷信行为,相信“求签”“相面”“星座预测”和“周公解梦”等迷信现象。

随着秦玉海的落马,其作品也如同主人一样由昔日的“风光”逐渐“遇冷”。虽然官方尚未给出他的落马与此“爱好”有关,但民间猜测颇多。秦玉海在2011年接受《中国摄影家》杂志采访时曾公开表示:“我和曹俊生在摄影界号称黄金搭档,在我摄影过程中,主要是他在器材上提供的帮助。”东方卫视消息称,在秦玉海被谈话期间还退出了价值数百万元的摄影器材。

据办案人员介绍,徐国元每收到一笔赃钱,都要先在“佛龛”下面放一段时间,祈求“平安”。

对于一些官员热衷于题词、题字、秀摄影作品,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表示,这其中既有历史文化惯性,更为重要的是扭曲的“官本位”观念作祟。

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法律并没有对“雅贿”的定义、价值认定等问题进行规定。对此,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,“不论是赤裸裸的现金,还是古董艺术品,只要进入政务活动中的等价交换,就构成了贿赂。它无关文化,亦无关雅俗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bc2017.cn吉林省图们市帕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abc2017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