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呼吁正在参与替考的学生主动报警
2020-07-10 13:0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以往报道看,首先直指考务人员监管不力。此外,在很多地方,监考人员识别身份证和准考证主要靠肉眼,这给了替考者钻空子的机会。

自始至终,该替考组织未与记者签署任何协议,记者也没有与“上线”见面。按照“上线”的要求,在高考前几天,记者与“上线”接头,双方第一次见面,但“上线”没有提供高考准考证。

该“枪手”强调,三本的分数基本卖不出去,所以参加考试前一定要多做高考模拟题,找回感觉。

记者当天下午也拿到了高考用的“身份证”和“准考证”,上面的照片均为本人此前提供,但户籍地被“设定”为山东。记者大为吃惊。

6月5日晚,记者随同“上线”等十余人,坐火车抵达江西南昌。记者证实,这些人多为几所知名高校的大学生。

记者确认替考组织真实存在后,已经向警方报案,记者呼吁正在参与替考的学生主动报警,接受调查,并呼吁教育部门对其“身份证”信息使用机器识别,堵塞肉眼识别的漏洞。 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

“985顶级院校,我听他们说最高卖过几百万元,能买的家长也不缺钱。”这名“枪手”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替考组织,目前最佳战绩是北京一所理工类高校,卖了一个天文数字。像武汉一些985+211高校,考上的话,最低层级的“枪手”也能拿到七八万元到十几万元报酬。

据一名“枪手”组织成员介绍,“替考组织声称可以凭空造一个不存在的人的完整信息,包括学籍、身份证、准考证等。”其称,“上线”告诉他,由于系统内信息和“枪手”面孔、所出示证件一致,考场查不出来。

一行人在接应人员的带领下,被送到一家招待所。招待所也有人接应,大家未登记身份证信息便直接拿房卡入住。落脚后,有陌生男子请吃夜宵,并与其中一名替考组织的“中层”交代考试事宜,包括承诺定金和尾款会如期发放,但没有透露具体数额。

6日下午,替考组织的头目通知,今年替考方式有变,风险加大。发放的准考证均为学生的真实信息,他们提前出钱买分、找人替考,只是将身份证、准考证的相片换成了替考者的相片。

这名成员的“上线”还告诉他,等将考分卖出去后,买家就可偷梁换柱——把“枪手”对应的考生照片替换,买家直接用这个考生的名字上大学,并由此更名改姓。

不过,有教育界人士对该说法存疑,认为这么操作的难度极大,真实性尚需警方调查,或许有其他的可能性。

2014年11月,“上线”提供了一个记者在替考组织的内部编号。“上线”说理科替考收入高,记者便选择了理科。2015年4月,“上线”通知团队出发时间。5月,“上线”要求记者补拍了一张身份证相片,要求与第一次提交的相片存在差别。

开考前数日,这名“枪手”向记者提供备考资料的同时,还展示了他与“上线”的聊天记录。记录显示,若这名“枪手”考上河南一本院校可收入2.5万元、二本2万元,山东一本院校2万元、二本1.2万元。

这名“枪手”还透露,考上一本的分数也分为三个档次,最高档是985高校,其次是非985的211高校,再次则是非211一本高校。

6月6日下午,也就是开考前一日,部分“枪手”被分散到其他宾馆住宿,以便离各自的考点更近。下午6点,一名男子来到宾馆,向6人发放了高考使用的“身份证”和“准考证”,考点均为南昌十中。随后,大家住下,开始复习“上级”之前发的各种备考材料。

有“枪手”反映,在本次替考人员中,不乏拥有多年替考经验者。前述使用李某某身份证参加本次高考的“枪手”就表示,自己从大一就开始替考,如今大四已是第四次参加。家庭环境并不宽裕的他,据称三年来已挣到十万余元,同时还发展了不少“下线”。

日前,南方都市报记者卧底了一个高考替考组织,多名大学生加入,试图通过充当“枪手”牟利。昨天上午,包括记者在内的多名“枪手”在江西南昌一些高考点参加了考试。

2014年11月,记者与一名高考“枪手”组织成员接头,并通过网络、电话等方式长期保持联系。其间,“枪手”提出发展记者为其“下线”,参加2015年高考。为调查这个团伙的运作情况,记者同意了,并提供了一张本人真实照片和虚假身份信息,成为其“下线”。此后,双方就以“上下线”关系联络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bc2017.cn吉林省图们市帕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abc2017.cn版权所有